亚洲杯易地中国足球外交再失势 国足恐沦为三档队

北京时间5月14日15时,亚足联正式宣布2023年亚洲杯赛将易地进行。本月早些时候,杭州亚运会、成都大运会以及汕头亚青会相继宣布延期或取消,因此原定于2023年6-7月举办的亚洲杯,发生变故其实也是大概率事件。单就赛事而言,中国男足国家队所受到的影响与冲击,显然更大。

在目前国内的防疫压力与形势下,各项体育赛事延期、取消、易地其实都很容易理解。当然不得不说的是,不管是中国足协、2023年亚洲杯中国组委会还是各地方组委会,为能确保亚洲杯的成功主办已经付出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与财力,特别是不少主办城市为兑现承诺,已经新建、翻建了诸多球场。如今无法按期承办亚洲杯,各个方面都将蒙受巨大的损失。

不过,这些损失还算是可以计算的,也是看得见的。而且至少这些新建或翻建的球场,对中国足球运动本身的发展,还是很有实际意义的,毕竟中国未来还是会主办洲际性足球大赛的,这些基础设施依然会有用武之地。

但有些损失和影响,恐怕难以估算,尤其是在“足球外交”方面,未来中国足球在亚洲足坛的日子恐怕并不会好过。

整整20年前,中国男足历史性地第一次出现在世界杯的舞台上。一方面,当时的中国足球本身具备了一定的实力和水平,但另一方面也必须要看到,那个阶段中国足球与亚足联之间的关系正处在“黄金时期”,中国足协多人在亚足联下属各委员会中担任要职。比如核心的竞赛委员会、裁判委员会等,中国足协的人士不仅担任要职,更掌握着话语权。所以,当时整个亚洲足坛的环境和形势,其实都相对有利,也为国足历史性地冲进世界杯营造了一个相对宽松的国际外部环境与氛围。

但时移世易,这次亚洲杯的易地,会使得中国足球未来在亚洲足坛的国际交往中,处于相对不利的地位与形势。实际上今年以来,包括亚冠派遣青年队等做法,已经引发了亚洲足坛的争议,让中国足球处于相对不利的境地之中,未来或许将面临更为严峻的国际形势,特别是当我们的“硬实力”相比以往呈现下滑之势,在竞技等诸多方面都与亚洲诸强在进一步拉大差距之时。这就要求中国足球人要付出更大的努力,更大的代价,去追赶亚洲诸强。

而在竞技层面,亚洲杯易地对中国男足国家队的影响和冲击更大。由于杭州亚运会已经宣布延期,中国男足国字号队伍的建设将面临更为严峻的形势和挑战。

到现在为止亚足联尚未宣布谁来接棒中国主办赛事,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2023亚洲杯依然有可能会继续在2023年的6-7月进行,但是中国队将彻底失去种子队的身份。

本来中国队作为东道主,将毫无疑问地在决赛阶段分组抽签中进入第一档次,与目前亚洲排名靠前的伊朗、日本、韩国、沙特、卡塔尔、澳大利亚等世界杯参赛队或有望出战世界杯的队伍同档,这也就意味着中国队可以在小组赛中避开这些强队,有机会去冲击八强甚至是四强。

但如今失去了主办权之后,中国队也就没有了继续成为种子队的可能。亚洲杯决赛阶段分组抽签,将会以最新的国际足联排名为依据,目前中国队在最新的国际足联排名中位于亚洲第10位。如果继续保持这个排名的话,中国队最多也就是只能成为第二档次队伍。可问题在于排名在中国队之后的乌兹别克、巴林、约旦等球队,6月份都将参加亚洲杯预选赛第三阶段。如果他们能够取胜的话,所获得的国际足联排名积分系数不低,也就可以获得更多的FIFA积分。而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中国队近期之内恐怕很难安排国际A级赛,也就没有了进一步提高积分的可能。

换而言之,中国队在未来的国际足联排名中,很有可能会跌出亚洲前12位,那这也就意味着中国队将有可能在抽签时沦为第三档次的球队。在未来的亚洲杯上,尽管除了每个小组前两名之外,四个成绩最好的第三名也可以出线决赛中遭遇种子队的机率甚大。这也就意味着国足未来很有可能连亚洲杯八强都无法进入!

由此所产生的连锁反应是,按目前亚足联的竞赛安排来看,2023年亚洲杯结束之后,2026年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的比赛恐怕就将马上展开,亚洲杯上的成绩不佳,意味着国际足联排名也不会很高,于是参加2026年世预赛预选赛时的分组情况也将因此受到影响。如果分组强队更多,则国足将面临着出线难度进一步加大的现实。

所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随着杭州亚运会的延期以及此番亚洲杯易地,中国男足国字号队伍的建设问题,已经到了必须要重新考量的时候了。越是处于困境之中,在修炼内功、狠抓基础建设的同时,越是要重新考虑国字号队伍建设的问题。

单就眼下的局势而言,中国男足国家队作为中国足球的“龙头”,一方面面临球员青黄不接,另一方面则有可能将面临着与之前出战卡塔尔世预赛40强赛、12强赛时同样的情况:在2023年亚洲杯之前很有可能连一场国际A级赛都无法进行。如果没有比赛,队伍何以提升战斗力?而U23国足也面临同样的形势。

目前的情况与形势之所以复杂,很重要一点就是国家队的教练组到现在为止依然还没有明确的说法。去年12月初,国家体育总局作出了一项决定,与中国足协专门成立了“领导工作小组”,由总局领导亲自担任组长,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则担任副组长之一。在12强赛结束之后,领导工作小组一直未有更进一步明确的工作要求与部署,因此国家队的建设处于停滞不前的状态。

相比之下,亚洲其他各个国家和地区的球队则始终处于活跃阶段,韩国、日本和沙特已经拿出了世界杯的备战计划;乌兹别克、泰国、科威特、巴林、约旦等需要参加亚洲杯预选赛第三阶段的球队,也都有了具体的备战计划;即便是像伊拉克、越南、阿曼、叙利亚等这些和中国队一样无缘世界杯的12强赛参赛队,也都有了明确的备战2023年亚洲杯的详细集训与热身计划。唯独中国队,迄今为止连主教练李霄鹏是否继续执教都还不明确。于是,原本硬实力就不够的中国队,又何以去争取亚洲杯赛上打“翻身仗”?

所以单就球队而言,中国国字号队伍的建设,首先需要尽快明确管理模式和方向,然后再根据全新的形势拟定具体的计划与方案,并迅速行动。虽然亚洲杯易地,但中国足球还需要继续“活”下去,中国足球人更需要付诸行动,才有可能让中国足球争取“活”得更好一些。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