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Paper

您好,想问一下各大平台基于大数据算法来获取个人信息,从而影响个人的偏好意愿,那么依托算法的宣传与传统的广告有啥区别吗?

您说的“依托算法的宣传”,指的应是互联网精准投放的“效果广告”。互联网平台掌握了用户画像,根据其对用户的年龄、性别、所在城市、收入、婚育情况、消费能力等的掌握,向用户定向投放广告。譬如用户画像是“新手妈妈”,可能她就更容易看到尿布的推荐广告。一般来说,用户画像越精准全面,平台的广告算法越精准,广告的转化效果越好。

传统的广告指的是品牌广告,主打知名度,譬如二三十年前的秦池酒业、孔府家酒等斥巨资抢占《新闻联播》前的广告时间,成为“标王”,一夜之间全国人民都知道这两种酒了。后来品牌广告也逐渐精细化,譬如一些高端品牌主要投放机场大屏,一些品牌会定向在某些写字楼的电梯屏幕里投放广告,但跟如今互联网大数据广告还是有本质的区别。

效果广告的转化率通常更高,广告产生的销售行为可衡量,因此广告主是为实际效果付费。传统的品牌广告或许转化率不如效果广告,但在抢占用户心智方面有更大优势,近年来的瑞幸咖啡就靠传统品牌广告迅速打开了知名度。

原话题:我是同济大学附属精卫中心副主任医师陈发展,如何陪伴孩子一起走过青春期,问我吧!

陈博士你好,我母亲在我青春期意外离世的,给我造成很大的心理阴影,现在都还会梦到找妈妈,持续寻求专业心理帮助才基本恢复正常生活。现在二十多岁了,和男朋友感情稳定,在一起很多年。

目前的问题就是无法想象自己会孕育生命成为母亲,感觉非常恐惧、孤立无援。我觉得这个责任好大,还会担心自己会不会想自己母亲一样把创伤和不安全感传递给孩子,这样对ta不公平。

我自己可能是因为受到过较大刺激,所以比较敏感,看到一些社会负面新闻就会觉得很难过,也会因为工作压力失眠或者发愁(但其实完成得还不错啦。所以也担心母亲这个职业会压垮自己,因为感觉自己像正常人那样过上平静的生活就已经比较辛苦了,而且还在长期吃药这样。

但是如果干脆不做母亲不生小孩呢,又觉得挺欠缺的!看到视频博主那些晒娃的也觉得挺羡慕,也会和男友谈论这个问题,他肯定也会帮忙带娃。

反正就是感觉自己被卡在这个地方了,丁克省事但又有遗憾,想生有觉得恐惧,没有母亲来照顾和支持自己。

你好!首先抱抱自己,你很不容易,也很善于思考,也是个特别负责的人。妈**离开可能对你是个特别大的打击,思念她,想着她,甚至不想或者害怕长大,你是一个好女儿,也一定有个好妈妈!努力过好自己的生活,或许是对妈妈最好的怀念。至于要不要生孩子,这是你和你爱人之间共同决定的事情,和他商量,每个人,每个家庭,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等到你们想要孩子的时候,再生,你一定会是个好妈妈。做妈妈很辛苦,但是也很幸福!

原话题:我是神经科学硕士、医药研发人员张今,关于大脑运作的奥秘,问吧!

这要取决于如何定义休息。肌肉在静止时跟在运动时相比,消耗的能量相差极大,可达十几倍之多,如果你保持肌肉松弛静止不动,可以说你的肌肉在休息。但大脑不是这样的器官,大脑在进行高强度思维活动和在放空发呆甚至和进入睡眠的时候相比,消耗的能量相差不大。单纯从能量消耗的角度来讲,很难说大脑有休息的时候。

人类大脑的运行方式更接近于在不同的模式之间切换。有些模式是你能清晰感受到的,比如做数学题时的专注或看悬疑小说时候的烧脑感。而有些模式是你不太容易感受到的,比如你在放空、发呆时仍然在辛勤劳作的“默认模式网络”(defaultmodenetwork),又比如你在睡觉时大脑也在抓紧时间“清洗”掉白天积攒的代谢废物。

原话题:我是神经科学硕士、医药研发人员张今,关于大脑运作的奥秘,问吧!

如果您是指用装置直接读取大脑的一点点电信号,并与外部电子设备实现简单信息交换,那么这种脑机接口技术其实早已经实现了。早在1969年,就有科学家实现了让一只猴子用它的神经元直接控制仪表盘。现如今,我们可以在互联网上轻松找到类似“盘点最受关注的Top10脑机接口公司”这样的文章,足以说明脑机接口技术已经开始走向商业化。

然而,如果评价一下当前脑机接口这门技术的本事,请参见本回答的第一句话,关键词是“一点点”和“简单”。它能捕获的信息只能算全脑信息里的沧海一粟,能实现的功能对身心健全的普通人来说意义不大,对人类的日常生活还无法产生实质上的影响。脑机接口想要走进普通人的日常,还需要花许多年去发育,更需要克服伦理、立法等来自社会的重重考验。

原话题:我是神经科学硕士、医药研发人员张今,关于大脑运作的奥秘,问吧!

健忘,焦虑,拖延我都有,请问是和自己的不良习惯有关还是天生的,有什么方法克服么?

健忘、焦虑、拖延这些日常生活中常见的问题都与大脑有关,但很遗憾的是,这些问题究竟来自先天遗传还是后天环境、如何克服甚至到底有没有必要去克服,以目前脑科学甚至整个生命科学的发展水平,没办法给出一个确定的答案,更没办法给出一个一定有效的解决方案。

关于这些问题是不是天生的,我的译作《大脑传》中有句评论放在这里:“为精神健康问题找到精准的、可识别的主要遗传因素,在现实中还没有成功的案例。”这一点我个人的经历也可以佐证。我目前在医药研发领域工作,过去的几十年间,中枢神经系统的新药研发简直如同制药界的坟场,雄心勃勃进场的药企不知凡几,大部分折戟沉沙,几十亿研发投资打水漂,即便有个别药物能够上市,疗效也只能算是十分勉强。这足以说明硬核科学目前对人脑的理解还非常粗浅,遗传因素到底能多大程度上影响人脑的功能,根本没有定论。

至于健忘、焦虑、拖延这些问题是否是不良生活习惯导致的,目前的科学研究只能给出一些相关性的结论和模糊的解决方案,并不能肯定哪一种生活习惯一定会引发出某个问题。原因同上:科学发展水平还不足以破解大脑运行的全部原理。但我个人根据自己的生活经验提个小小的建议,尝试用低成本建立一个很多人亲测有效的好习惯,比如发展一个能令人沉浸其中的健康小爱好(学个简单小乐器、种花种菜等),一点一滴间找回更多对生活的掌控感,也许就是建立心理健康良性循环的起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